外阴红肿瘙痒用什么药

注册

 

发新话题 回复该主题

战役拉昂之战拿破仑失掉巴黎 [复制链接]

1#
提及发生在拿破仑军事生涯末期的战役,人们最熟悉的莫过于年的莱比锡大会战和年的滑铁卢之战,而在这两者之间还发生过一场拉昂之战,虽然不甚为人所知,意义却很重大:拿破仑正是在此战后丢掉了法国首都巴黎。反法联军分路而进年11月,莱比锡大会战结束仅仅几周之后,遭受挫败的拿破仑带领不到6万名的士兵返回法国,反法联军的入侵必将到来,留给拿破仑的时间已经不多了。果然,到了12月20日,联军就兵分两路越过了莱茵河。由联军统帅施瓦岑贝格亲王卡尔·菲利普元帅率领的波西米亚军团在巴塞尔过河,而规模较小的西里西亚军团则在莱伯里希特·冯·布吕歇尔元帅的指挥下于美因兹附近越过莱茵河。虽然两路联军的最终目标都是巴黎,但是展开攻势的具体细节尚不确定,两路人马的推进也显得不那么坚决。利用敌人的犹豫,拿破仑于年1月29日重新出现在战场上,他在法国东北部的布赖恩附近挥军袭击了布吕歇尔部队的后方纵队。这是拿破仑自莱比锡大会战之后的第一次亮相,交战双方各有人左右的伤亡,同时都声称取得了胜利。三天后,轮到布吕歇尔采取主动,他在布赖恩以南约8千米的拉罗蒂埃给了拿破仑一个新的打击,法军在折损了名士兵后被迫撤退。那时,反法联军本有望通过一场追击来结束这场战争,但是布吕歇尔的部队并未到齐,施瓦岑贝格的部队又相距太远,于是对联军来说一个决定性的战机从手边溜走了。指挥着西里西亚军团的布吕歇尔元帅接下来,施瓦岑贝格和布吕歇尔打算分头行事,布吕歇尔的西里西亚军团沿着马恩河前进,而施瓦岑贝格的波西米亚军团则沿着塞纳河前进。分兵的决定给了拿破仑一个喘息的机会,他当即决定先不顾行动缓慢的施瓦岑贝格,而集中力量对付布吕歇尔。从2月9日开始,拿破仑在所谓的“六日战役”的连续4场交战中都击败了布吕歇尔麾下的普鲁士人和俄国人。不过对布吕歇尔来说堪称幸运的是,施瓦岑贝格动作迅速地渡过了塞纳河,从而使得拿破仑不得不脱离与布吕歇尔的接触而南下阻击波希米亚军团。利用这一时机进行重组和增援之后,布吕歇尔在短短两天之后就让西里西亚军团恢复了行军,事实证明,这位普鲁士元帅确实是拿破仑的一个劲敌。追击布吕歇尔2月17日,率领着5.5万名法军的拿破仑在巴黎东南面不到50千米的莫曼特成功阻击了施瓦岑贝格,后者的军团尽管有12万人之众,却在初败后先是退至莫曼特东南面千米的特鲁瓦,再退至特鲁瓦东南千米的朗格勒。在此期间,拿破仑挥军进至塞纳河畔的诺让,不过他未能进一步打击施瓦岑贝格的军团,原因是布吕歇尔在塞纳河畔咄咄逼人的姿势对拿破仑构成了威胁。这位法国皇帝并不清楚的是,这时在两位联军元帅之间发生了新的争执。出于对拿破仑“习惯性”的畏惧,施瓦岑贝格一度打算退过莱茵河,而布吕歇尔则坚决主张继续前进。他请求身为联军最高统帅的施瓦岑贝格同意自己的意图:西里西亚军团向北挺进,越过马恩河,在与北德军团的两个军会合后进军巴黎。行进中的普鲁士军队队列经过一番考虑,施瓦岑贝格批准了布吕歇尔的计划,不过同时决定让自己的波希米亚军团继续向东退却,以策安全。施瓦岑贝格的部队自2月23日开始撤离,而布吕歇尔的部队则在24日开始北进。得知联军行动不一致的消息后,拿破仑在25日便驱动自己的部队上前,准备抓住有利时机予敌各个击破。3月1日,拿破仑进抵马恩河,他在这里需要做出抉择:应该继续追击布吕歇尔,还是全力击破施瓦岑贝格?波西米亚军团是联军的主力,看起来这个猎物更对拿破仑的胃口。他告诉自己的兄长约瑟夫·波拿巴:“我将绕行施瓦岑贝格的右翼,从后面打击他,然后我会把战事转移到洛林去,在那儿我将集结在默兹河和莱茵河一线的要塞部队。”实施侧翼包抄,自然是这位战争大师所擅长的战场机动,而如果拿破仑立即实施这一计划,那么施瓦岑贝格无疑将继续撤退到莱茵河甚至退得更远,对于反法联军而言,那将是一场巨大的灾难。但是拿破仑忽然改变了主意,他决心继续追击布吕歇尔的西里西亚军团。拿破仑之所以做出这一决定,是基于他对巴黎的压倒性
  址 
  价 8元/册 全年96元

投稿邮箱 jswz

.
分享 转发
TOP
发新话题 回复该主题